中国新闻社
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

首页>>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> 蚂蚁花呗这么提现

老赖拖欠受伤工人50万 法官苦追2年将其堵在被窝


2018年12月14日 19:13

蚂蚁花呗这么提现 —【客服VX—ding08892】各种套现业务,行业顶尖品质,包您满意。

【客服VX—ding08892】各种套现业务,行业顶尖品质,包您满意。

12月11日报道,浙江横店吸引了天南海北、形形色色对演绎事业有着无限憧憬的年轻人,群演是大众对他们的称呼,他们还有一个名字叫“横漂”,像重庆姑娘晶淇一样注册的“横漂”有6万多人。图为晶淇在横店古装戏里的演出的角色。来源:上游新闻“从2015年到现在,我在横店生活了三年演了三年戏,看到过辉煌,现在也感受到了冷清。”12月初,晶淇告诉记者,刹那芳华,回到现实是她对横店的理解。图为戏里帮女一号裸替的晶淇。2007年中专毕业后,晶淇在一家国企做汽修技师,“女孩子做技师挺少,厂里没有人管你喜欢不喜欢的。”2015年5月,尽管领导告诉晶淇只要转正就可以拿到一两千的工资,晶淇还是决定辞职,怀揣着梦想,带着2500元的家当来到了横店。“起初,我在横店每天赚200元,要是这个月活少,下个月连生活费都不够。我这样的外貌,选角色的人觉得演妓女和太太等成熟妩媚的角色比较适合。”晶淇一边说着一边展示着手中的剧照。2017年初,晶淇想改下自己的命运,花了一个月工资请“风水”师父改了现在的花名,希望籍新的名字带来好运。“改名以后我的运气似乎就真的好了起来,戏多了,薪酬也翻倍了。这一年,横店的群演人数达到了顶峰,每个人都有戏拍。我是特约演员,拿过最高的薪水是帮女一号做‘裸替’,那场戏我拿到了5000多块钱。”晶淇说,聚众的妓女角色、大尺度替身,“别人不愿意干的你干,自然能多赚点钱。”图为晶淇在横店古装戏里的演出的角色。在横店做直播,依托着横店的名气,靠粉丝和打赏维持生计,已成“横漂们”从群演转型的日常工作。“其实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戏就少了,没戏拍的时候我就出来做直播。还签了横店的一个经纪公司,每月三四千的底薪和礼物提成。就和现在的他们一样。”晚上9点多,看着在风中穿着单薄毛衣做直播的女生,晶淇说。直播+做衣服+演戏,已是各占晶淇生活的三分之一。“有次我们邀请一个外卖小哥来演短剧,他告诉我,他其实也是横店的群演。没戏拍的时候就送外卖。”晶淇说,在横店的江湖里,你可以做梦,但也要时刻认清楚自己。记者了解到,横店演员工会注册演员有6万多人,但截至目前,常驻的只剩5000多人。“等我生完孩子,我还会回横店。我还想继续接戏,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。”晶淇说,“横漂”们都有个一个成为“演员”梦想。即使现实和梦想差距很大,但横店却是群演们离梦最近的地方。

【客服VX—ding08892】各种套现业务,行业顶尖品质,包您满意。

  导读

  “如果不好好帮扶,不被理解也就罢了,明明在努力干,在认真帮,还要被误解,甚至被辱骂殴打……”随着脱贫攻坚战役进入闯关夺隘的关键阶段,一些地方的干群关系也发生着值得预警的微妙变化。奋战在脱贫一线的部分干部觉得十分委屈,不知如何与贫困户合作共事、和谐相处,面对他们怀疑、漠视和敌视的种种目光。基层呼吁,不能让扶贫干部们流汗又流泪。

  怀疑心理:

  对脱贫新项目不接受、不看好,对扶贫干部不信任

  西南某贫困村原来以苗木产业为主,今年开始在当地农牧部门支持下尝试养殖螃蟹,但部分群众对螃蟹养殖产业并不认可。一名参与养殖的贫困户说,自己从年初就负责这一批螃蟹的养殖,结果有些螃蟹跑了,有些螃蟹死了,到现在都还没分红。“大家都没有养过,这些产业怎么可能成功?”

  当地村干部则称,螃蟹是当地试点的一个产业,因为是新鲜产业,所以在养殖、管理经验上还有些不足。群众也要积极学习相关技术,而不只是坐等技术人员上门。

  类似对脱贫新产业的质疑在不少地方存在,某些扶贫干部甚至面临信任危机。东北某贫困山村,驻村“第一书记”看到村里有发展乡村旅游的条件,决定带领广大村民发展乡村旅游,结果几乎所有村民不同意,在村里大会上明确反对。这些村民不相信,“第一书记”的扶贫办法能改变村里的生活,更不愿意尝试改变。

  产业扶贫的不少失败案例,极易让贫困户不信任扶贫干部。“修了2个蔬菜大棚,但气温不太适合,种出来的南瓜、辣椒品质达不到市场要求。”贵州一名村党总支书记告诉半月谈记者,由于受地理条件限制,该村产业发展起步艰难,投了钱没起到效果,扶贫干部的公信力也打了折扣。

  看客心理:

  内生动力难激活,等着干部送脱贫

  在西部某贫困乡,扶贫干部们发动有劳动能力的群众外出务工,指导群众种植烤烟、养牛。但在这过程中,他们曾排查出97名群众自身发展动力明显不足。

  当地一位扶贫干部直言,有些群众就是不想劳动,白天晒太阳,晚上烤火,很难参与到扶贫项目中去。

  该扶贫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,当地一名贫困户在政府的帮助下住上砖混房屋,但自己从不打工,没有菜就捡街上卖剩的,没有米就向政府部门要米。一次干部家访,发现他在家藏了20多袋大米。

  东北一位当了多年县扶贫办主任的干部说,多年前,很多地区的扶贫模式,基本就是以送米面油为主,很多贫困户习惯了这点,所以会觉得扶贫就是给东西,给钱,不用自己参与进来去发展产业和项目。

  “一些贫困户觉得,现在上面扶贫抓得紧,基层扶贫干部干不好没法交差,所以自己不干,扶贫干部也会帮着干。”中部某省一位扶贫干部说,这些人觉得扶贫干部不是真心扶贫,而是做给上面看,所以不愿意积极配合脱贫。

  敌视心理:

  不满足诉求,就结仇、就辱骂

  在武陵山区某县,近期当地公安部门通报了多起扶贫领域违法犯罪案例。其中,贫困户因相关诉求得不到解决,辱骂殴打扶贫干部的不在少数。

  某村一名精准扶贫对象因不满从扶贫户行列中退出,酒后在该村扶贫工作交流微信群里,以语音形式肆意辱骂该村扶贫干部,影响恶劣。

  “说起帮扶,简直泪水包不住。”贵州省某市一名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,本来扶贫任务就很繁琐,今年还遇到几起当地扶贫干部被打的事儿,让人寒心。其中一位女同事在扶贫工作现场,因与贫困户言语起了冲突,结果被扇了一耳光。

  在西部某县,当地扶贫干部到一位村民家中张贴“四卡合一”扶贫标识牌,该村民因此前不合理诉求没得到满足,辱骂并欲用洋铲殴打扶贫干部。

  既有贫困户自身原因,

  也有扶贫工作的形式主义问题

  “一些贫困户常常会对新事物不理解、不支持。”贵州某县一名驻村干部坦言,很多时候贫困户之所以发生贫困,就是因为文化水平低、能力不够,对新生事物接受慢。

  “还有一部分贫困户不想放弃贫困支持政策。”一名扶贫干部认为,当前大扶贫格局下,贫困户与非贫困户获得的利益差别较大,一些人争当贫困户,对社会风气形成了不良示范。一些村民担心扶贫干部急于上报“脱贫”,让自己享受不到政策的好处,因而对扶贫干部心生怨恨,出口辱骂,或者在上级脱贫考核评估中故意撒谎瞒报。

  扶贫领域中的形式主义也让扶贫干部和贫困户产生心理冲突。西部一位驻村“第一书记”指着架子上一排排扶贫资料档案袋说,扶贫档案每一户都是一大本,前前后后整理更新多次,反反复复需要贫困户签字。干部耗费大量心血和精力,但群众并不买账,认为是在玩虚活儿,走形式。

  诚然,少数扶贫干部未能做到身到、心到,存在种种脱离实际、脱离群众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,存在“你脱贫我脱身″的急躁情绪和功利主义。这不仅影响了脱贫进度和脱贫质量,也恶化了贫困地区的干群关系。

  然而,由此以偏概全,对扶贫干部整体形象污名化,显然有失客观公正,让绝大多数扶贫干部不能接受。他们认为,中国近年扶贫成效举世有目共睹,扶贫干部群体有战斗力,值得信赖。

  多位扶贫干部对半月谈记者表示,投身扶贫战场不怕流汗不怕累,只希望得到更多理解和认同。扶贫本应是密切干部群众关系的润滑剂,要想收获和谐,消弭冲突,亟须对扶贫工作机制进一步完善,对贫困群众的文化心理予以正视,对扶贫干部下达任务、严管鞭策的同时给予更多人文关怀和来自组织上的厚爱。(杨静 向定杰 管建涛)


相关新闻
  • 白条闪付套现-桂林阳朔西街变迁记:从半商半农到“地球村”
  • 淘宝花呗可以提现吗-河南通报6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
  • 风控花呗如何套现-湖南数量最大捕杀贩卖小天鹅案宣判
  • 京东白条提现方法-“古井贡”中国第二届扶贫公益摄影大展在京启动
  • 蚂蚁花呗最快套现商家-民政部:中国交通运输协会等6家社团年检不合格
  • 株洲市蚂蚁花呗套现-淘宝创新双12:新综艺、新玩法、新服务
  • 蚂蚁花呗提现多久到账-澳大利亚现金色负鼠 形似“皮卡丘”走红网络
  • 红桥区蚂蚁花呗套现-习近平在巴拿马媒体发表署名文章
  • 侯马市京东白条变现-男子网贷12万借给女主播后被拉黑 连面都没见过
  • 福安蚂蚁花呗套现-太原一男子为还赌债 冒充民警以“扫黄”为名敲诈勒索
  • 景洪市蚂蚁花呗套现-老人大学门口卖小吃月亏2000元 有人扫码仅付1分钱

  • 分类新闻查询

   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